丝瓜成视频人app视频在线观看

独孤雪娇朝贾离勾勾手指,侧耳低声说了几句。

贾离先是皱着眉,后慢慢舒展,等到部听完,甚至都没考虑,便一口答应了。

“成交!”

独孤雪娇目的已达到,也不再跟他废话,转身就回府了,该吃晚饭了。

贾离目送着主仆三人离开,也不急着进大营了,扭身朝外狂奔而去。

他要去找郑乾商量一下发财大计,顺便去主子那里邀个功。

凉京,镇国公府。

独孤雪娇回到府中,跟家人一起用完饭,便回了院子。

先是亲手给大王洗了个澡,今天能收服那些世家子弟,大王功不可没。

大王似乎很喜欢让她洗澡,每次都特别乖巧,丝毫没有白天咬人的凶狠模样。

也唯有在澡盆里的时候,看起来才像是一只无害的小猫咪。

独孤雪娇让人给大王特地做了个舒服的猫窝,就摆在她的床角。

清纯少女浴室湿身性感写真

大王每晚睡在床边上,化身最贴心最警觉的护卫,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会探出头来看看。

今晚洗完澡,它像往常一样趴在窝里,正昏昏欲睡的时候,似乎察觉到什么,倏然睁开绿幽幽的眸子。

可还未等它张开嘴,暗夜里那条黑影便不见了踪影。

大王的耳朵动了动,脑袋一转,朝主人的床上看去,眼神有点幽怨。

被它盯着的人丝毫没有理睬它的意思,把它威胁的小眼神完忽略。

独孤雪娇刚刚入睡,正陷在梦中。

不知是不是最近经常想起君轻尘,晚上竟在梦里梦到他了。

梦里的情景有些熟悉,好像是他们刚成亲不久后发生的事情。

那是他们成亲后的第一个新年,她要跟着君轻尘去参加皇家祭祀大典。

一天跑下来,整个人都快累的虚脱了,晚上沾到床就差点睡过去。

可身边却空空如也,已经很晚了,君轻尘却还没有回来。

祭祀大典结束后,君轻尘被先帝叫去说话了,就算不在跟前,也多少能猜到,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根据多年经验,每次先帝找君轻尘,都是挖好了坑,笑眯眯地让他往里跳。

而君轻尘回来后,明明心里难受的要死,还偏要在她面前装坚强。

他这人就是这样,若是有喜乐之事,总会第一时间告诉她,跟她一起分享喜悦。

若是有不好的事情,总是自己一个人扛着,从不会告诉她,让她跟着担心。

即便已经很困了,可她还是撑着厚重的眼皮,想要等他回来。

就算他什么都不说,抱抱他,给他个温暖的拥抱也是好的呀。

沈卿依这么想着,便时不时地在大腿上扭一下,让自己千万不要睡过去。

可最后还是没撑住,最后被人抱进一个微凉的怀抱时,才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原本君轻尘是从背后抱住的她,醒来后,她主动转了个圈,双手搂住他的脖子,钻到他怀里,想用自己的体温将他暖热。

“轻尘哥哥,你回来了。”

她就像只小火炉,笼在怀里,似乎把心尖都烫热了。

君轻尘轻抚她的秀发,将人抱紧,又在发顶亲了一下,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虽然只有一个鼻音,可沈卿依还是从中感受到了从他疲累的身体中溢出的悲伤。

她睁开眼,松开环住他脖颈的双臂,借着窗外的月色看向他的脸,声音说不出的柔软。

“轻尘哥哥,你是不是不开心?皇上他是不是又为难你了?

你若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可以告诉我,让我替你分担些也好呀。

你不要忘了,你现在已经成亲了,不再是一个人了,我会疼你一辈子的。”

君轻尘没想到她睡得昏昏沉沉,还能说出这话,心里越发温软,恨不能把她融进骨血里。

沈卿依见他不说话,只是把自己抱的更紧,心里越发坚定,他定是出了什么事。

当即把头发上的手拿下来,攥在小手中,重重地捏了捏。

“轻尘哥哥,我说话句句发自肺腑,不管你将来如何,我都会陪在你身边!不管有没有人疼惜你,但我都会疼你一辈子的!”

君轻尘低头看着怀里的她,一双好看的琉璃目雪亮,好似星河倒转,璀璨生辉。

他凝睇了片刻,舒眉软眼,轻笑一声,尾音轻扬,薄唇凑在她耳边。

“卿卿,你打算如何疼轻尘哥哥?”

明明她说的话很正经,怎么到了他嘴里,总觉得变了味儿。

再加上他的嗓音暗哑,比平日里更加和风细雨,好似醇声诱哄。

独孤雪娇只觉心肝儿都在发颤,面生红霞,双目流波,也顾不上其他了。

双手双脚使力,翻身爬到他身上,好似春藤缠树般贴近,双目与他对视着。

就这么支着手肘看了片刻,竟有些痴了。

画堂银烛照黄昏,灯下看美人,丁香笑吐兰麝喷,别有一番情致。

沈卿依忽而低下头来,小脸凑近,红唇轻轻一吻,如蜻蜓点水一般。

“轻尘哥哥,你想卿卿做什么,卿卿便会为你做什么。”

独孤雪娇的话发自肺腑。

她把他的疲累看在眼里,不管是外出打仗,还是朝堂上的事,她都帮不上忙。

唯一能为他做的,或许就是做个解语花般的妻子。

君轻尘听到她的声声告白,再看着近在迟尺的娇颜,一颗心软的一塌糊涂。

眸子里的颜色越来越浓重,可偏偏身上的人还不自知,自顾自地说着软哝的蜜语。

唇被她亲了一下,身上血液翻涌,脑子里“轰”的一声,眸底已是暗如深渊。

君轻尘双手放在她细软的杨柳腰上,还在强自忍耐,一言不发地望着她。

独孤雪娇见他没说话,也没什么动作,只默默望自己,似乎不怎么相信自己的话。

她有些着急,正要再说些什么,表明自己的决心,可忽而察觉到不对劲。

独孤雪娇的脸轰的一下红到了耳朵根,瞪着一双漂亮的琉璃目嗔他一眼。

“轻尘哥哥,我说的都是真的!”

她确实说的都是真心话,可正因为这样,才越发让君轻尘感受到她对自己毫无保留的爱。

独孤雪娇坦荡的很,心里别无杂念,纯粹是看他伤心,借此机会表白自己的真心和决心。

可这人看着挺正经,身体却不怎么听话,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

她又羞又窘,任凭两朵红霞袭上面颊,趴在君轻尘的胸膛上,不敢再乱动分毫,乖巧的像只奶猫。

“轻尘哥哥,时候不早了,咱们该睡了。”

君轻尘看着身上这小混蛋,撩拨完,就想撤,哪有这种便宜的事。

他把人按住,眸色愈浓,嗓音低沉,说话间的气息在她颈项间浮动。

“卿卿,你刚刚说,我想让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现在是要反悔吗?”

沈卿依赶紧摇头,语气很是郑重。

“没有,我才不会反悔。”

君轻尘看到她眼睛里,黑白分明的眸子似含着一泓清泉,不禁有些心痒。

“卿卿,我的晚安吻呢?”

沈卿依先是一愣,原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不管为他做什么,就算是赴汤蹈火,都绝不退缩。

谁知,他竟只是索要一个晚安吻。

她心情有些复杂,不知是开心多一些,还是失落多一些。

这人每次到了床上,似乎都不怎么正经。

嗯,以后谈话,还是等白天吧。

想是这么想,身体却很诚实,乖乖地凑过去,又轻轻地在他唇上印了一下。

既然答应了,总要说话算话的,她可不是言而无信的人。

沈卿依亲了一下,正要收回脑袋,就被按住了后脑勺,然后就被镇压了。

两人瞬间换了个位置,她瞪着圆溜溜水汪汪的眼,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轻尘哥哥,你误会了,我真的不是想……”

音色娇柔,呢喃软语。

后面的话根本没说完,就被人彻底把嘴堵了个严实。

燕语稠密,莺声缭绕。

窗外,梅花夭夭灼灼,韶华初绽,恍若明霞红锦。

独孤雪娇透过层层薄纱,好似看到了院子里盛放的红梅,枝头压着雪,花朵红艳,晃人眼。

正自昏沉,身后一阵凉意袭来,脑中瞬间清明。

自己的院子外栽种的分明是一株石榴树,怎么会有梅花么?

“卿卿。”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耳边传来暗哑低沉的嗓音。

暖暖的,让她觉得痒,一直痒到心里去。

独孤雪娇倏然睁开眸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从梦中彻底醒来。

“卿卿,你做梦了吗?”

君轻尘把人轻轻翻转过来,抱进怀里,低头在她额头上一吻。

独孤雪娇看着眼前大半夜跑来窃玉偷香的人,又想到刚才的梦,再听到他的问话,脸轰的一下,红到了脖子。

想要矢口否认,可那张涨红的脸早就出卖了她。

君轻尘那么聪明的人,发现她神情不正常,还有些躲闪,小脸更是红红的,只看了一眼,便勾唇浅笑。

“卿卿,告诉我,刚刚你梦到了什么?可曾梦到我?”

独孤雪娇不敢直视他,双颊发烫,眼神乱飞,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瞎说,谁梦到你了,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君轻尘见她耳根隐隐烧红,心知肚明,却也知道她脸皮薄,不再逗她。

“嗯,是我自作多情了,虽然卿卿没有梦到我。

但自从你我相认之后,只要我能睡着,必会梦见你呢,卿卿。”

独孤雪娇只觉一股气血往上涌,脸烫的不成样子。

这人真是超级无敌厚脸皮,半夜爬床就算了,还理直气壮地说出这种话。

再这样下去,她会被烧死的,赶紧换了个话题。

“你怎么又来了?可是有什么事?”

想到那天江明时说的话,忍不住又转回头,双手捧着他的脸,上下左右看了看。

确实瘦了不少,一张脸越**廓分明了,肯定是没少操心。

不等他回话,又有些心疼地加了一句。

“最近是不是很累?脸都瘦了。”

君轻尘只觉有一股暖流汇入心田,心也变得软软的,像是泡在蜜罐里。

他抓住她的小手,放在唇边轻轻印了一下。

“最近忙着改革之事,确实有些忙,所以只能等晚上才来看卿卿。”

独孤雪娇:……

这话说的好生理直气壮,真的是因为只有晚上才有时间才来爬床,还是因为……

她没有戳穿他的小心思,只是笑着在他侧脸上咬了一口。

君轻尘忽而拉住她的手,往里面塞了什么东西。

独孤雪娇一愣,收回小牙齿,摸了摸,好像是个本子?

她将手中的东西拿出来,借着月色盯着瞧,越看越熟悉,忍不住惊呼一声。

“这不是我以前的札记么。”

君轻尘将札记拿走,顺手塞在枕头旁边,又把她抱进怀里。

“卿卿,对不起,你的手札被人偷走,我竟未曾察觉,是我的错。

一想到那些人,用那双脏手碰你的东西,我就恨不能把她们千刀万剐。”

独孤雪娇察觉到他周身溢散的寒气,知道他说这话是真的,这才是他平日里的性子。

可她不愿让他为了自己手上染血。

“几个跳梁小丑而已,轻尘哥哥不用放在心上,更不要为了几只跳蚤脏了自己的手。

这本手札确实是我亲手记的,但于我并没有什么大用,因为我都已经记在脑子里了。

就算是她们费尽心机弄到手,最多也只是学个皮毛,根本学不了其中的精髓。”

刚刚摸到这本札记的时候,便不由自主想到永安院的那些年。

有个问题,埋在她心里很久了,一直想问,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她觉得现在就是最佳时机。

独孤雪娇从他怀里露出头来,与他四目相接,对视着。

“轻尘哥哥,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