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 alleys

庄建业没说话,彭川便拿起对讲机,吩咐道:“开始吧。”

随即,负责操作设备的工人便按要求启动,一阵机械转动声轰隆隆响起,原本贴在地面的柔性工装设备的金属柱状矩阵立刻沿着两侧的滑道做了一个90度的偏转,然后由类似龙门吊的装置缓缓移动到对面的加工作业面。

在那里,两个金属手臂似的机械装置早已准备就绪,等机翼部件儿在柔性工装设备的移动下,来到两个平直的机械臂前,所有的设备轰然停止,就好似时间被定格了一般,但下一刻两根机械臂轰鸣一声,便带着前方的钻头,宛若武侠中的金刚伏魔指一样,在光华的机翼部件上毫不犹豫的戳了下去。

很快一排排的用于铆接的钻孔便出现在众人面前,速度不算太快,但绝对不慢,伴着机械臂有规律的动作,以及纷纷下落的金属碎削,反倒有着说不出的硬核美感。

庄建业见状,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就听彭川说:“本来我们准备搞个一次性成型的,不过难度太大,精细化的控制我们还做不来,好在零度厂的仓库里有几个美国原产的机械臂,我们就把它们利用上了,效果还真不错。”

听着又是h公司那批零散的破烂里掏出来的好东西,庄建业并不惊讶,虽然那批东西里杂乱的令人抓狂,但里面的好东西是真不少,只要慢慢找总会发现一些能用的东西。

不说别的,正在钻孔的机械臂便是如此,八十年代这东西叫机械臂,再过几年就会被称为工业机器人,随着微电子技术和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工业机器人的灵敏度与精准度会越来越高。

几乎是所有工业领域都急需的热门产品,庄建业相信,彭川他们经过这次设备的整合和改造,应该看出这东西的价值,说不定已经着手开始研究。

果然,就听彭川继续说:“只可惜,这样的机械臂我们一共才整理出六套,这里用两套,做飞机一般部件的钻孔加工,另外两套被改装成自动铆接机,放置在对面的三号车间,与另外一台小型柔性工装设备配套,组成全自动化的铆接成套设备,用于常规铆接工作。

最后的两套则放在总装车间,以便配合老周的激光精确测量系统,组成咱们的新式总装线。”

说着,叹了口气,神情就跟被老婆一脚踢出卧室一般,寂寥中带着无奈:“只可惜,这东西实在是太少了,如果我们手上能再多六套,那咱们的总装线可就真能形成半自动化生产,效率至少能提高五倍。

不说别的,你看眼前这套设备就知道,以前我们要加工这么一块机翼的铆接钻孔,怎么也要十几个工人连轴转干三、四天,才能拿下来,现在,只需三个人,不到一个小时就能轻松完成,而且精度可以控制在正负0.03mm,可以说是跨越式的进步。”

每日都是美美的

“恩~~”庄建业点头,旋即问:“那你这边有什么考虑?”

“我的意见,短期内我们没办法得到这么多的机械臂,但却可以尝试进口一步部分,然后经过改造应用到咱们的生产线上,长期的话我觉得还是立足自身,把这块做起来。”彭川说的毫不犹豫。

“这个想法挺好,这样,你这边就尽快形成一个预算,下周拿到会上讨论。”庄建业回的也十分干脆。

听了这话彭川到是见怪不怪了,毕竟他跟庄建业可是从永宏厂就在一起的老伙计,彼此间非常熟悉。

但一旁的周磊却是诧异的睁大了眼睛,他绝没想到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是的,就是定了,因为庄建业说的不是方案,而是预算。

什么是预算?没有意向投入,做什么预算?

当然这不是周磊最惊讶的,让他吃惊的是庄建业对腾飞厂的把控力,机械臂这东西可不是个小事,自己说决定就决定,似乎连一丝掣肘都没有。

周磊接触的国企着实不少,可像腾飞厂这样,一把手能把自己的意志从上倒下贯彻完全的还真没见到。

就算在强势的厂领导,身边多少得有一两个背后唱反调、捅刀子的吧,即便没有,上面的婆婆们又是那个好伺候的?一个不好增加点上缴利润,背地里给你穿穿小鞋,也能折腾的企业领导苦不堪言。

可看庄建业,好像这些枷锁都不存在一样,自由的都有些颠覆三观。

这也就是周磊新加入腾飞厂这个大体系,对庄建业以往还不太清楚,如果他知道让他吃惊的这位仁兄是怎么折腾的,就会清楚厂里为什么没有掣肘的,很简单,能掣肘的都被庄建业给弄走了,剩下的都是林光华、彭川这样一心搞技术的专业人才。

他们的眼睛只盯着手头的项目开发,然后期待转化成产品,获得长久的收益,踏实、有保障还不用操心,谁还管庄建业怎么弄,只要能挣钱就行。

至于上面的婆婆,看看过来参加合资签字仪式的部位领导的脸色就知道,拿庄建业真是没着没落的,还加利润,穿小鞋,只要上面敢这么做,到时候谁难过,谁遭罪真的很难说。

再加上手握着对外渠道,得到上面似有若无的照拂,就成了如今的奇葩存在。

“老周~~老周?”

就在周磊想着庄建业是怎么办到的,进而开始怀疑秦红军当初跟他说的庄建业可能长不了的话,耳边便传来庄建业的话音,周磊连忙一个激灵,笑着答道:“您说,庄厂长。”

“哦,我是说,你那边的设备不是涉及一些进口元器件嘛,也一并做个预算出来,现在这几个车间都要安装这套系统,需要多少你要给个具体的数。”

周磊一听是这事儿,连忙点头:“好,我回去就弄,额……您什么时候要?”

“三天后吧,这事儿拖不得,哦,对了,如果元器件儿到位的话,半个月能不能完成这几个车间安装和调试?”庄建业又问。

周磊闻言皱了下眉头,旋即在心里盘算一下:“半个月紧了点儿,不过也差不多,我尽力。”

“那成,就这么着……”庄建业点头,可还没等他继续说下去,助理小秦便跑过来,在他耳边说了两句,庄建业的脸色忽然变了变,彭川见状不禁问道:“怎么了?”

“不是太大的问题,再怎么也没你们生产这里重要,你不用操心,除了d—40燃气涡轮动力,就是你这边的提升生产线的效率,其他都不足为虑,好了,老林还在等我,我就先过去了。”

庄建业说着就跟彭川和周磊歉意的道了声别,便带着小秦出了车间,旋即问:“运五怎么会没有发动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