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污的茄子软件app下载安装

再半个小时,柴老师敲了敲讲桌,“好了,时间到了,交卷。”所有人把卷子从后面往前面传的交了试卷,白玉的卷子给了陈文杰让他帮忙往前传,自己把有些困倦的点着小脑袋的小家伙抱进怀里,小家伙懵懵的睁了睁眼睛看见是白玉就安心的闭上眼睛,嘟了嘟红润的嘴唇小声嚷嚷,“姐姐,安安困困。”

白玉挺直了腰板,让小家伙的脑袋枕在自己的肩膀上,用手抚摸他的小背脊,“那就睡吧,我在呢。”说着从课桌拿出来特意带的小被子,盖住小家伙的小肚子。

陈文杰传完了一整条的卷子,看了看白玉又看了看睡得迷迷糊糊的白子安,有些着急的说,“阿玉姐,安安睡着了?这可怎么办?还有一节自习呢?有四十五分钟呢!”

“休息时间加起来就是五十分钟了?没事,我抱着他就可以了。你做你的事。”白玉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只用左手搂着小家伙的身子,右手灵活的把小家伙的作业拿过来,仔细检查没问题之后,签上自己的名字才收进小家伙的书包里。

其实白玉后面的两三排学生里很多人都很惊讶的看着白玉照顾白子安,哪有这样细致精致的照顾弟弟的,小点心、小水杯、小手帕、小被子的,简直应接不暇。关键是用的手帕还不止一条,现在用了的还随意放在桌上呢!大家都趴在一起交头接耳,无非是白玉很漂亮、白玉很温柔、白玉很细心之类的,白玉听了一耳朵,因为无聊关闭了五感,继续做自己的事。

陈文杰看了看自己也帮不上忙,就只能翻开字典背单词了。白玉就把今天新发下来的书,拿出来翻看。偶尔小家伙要动的时候,白玉就松开一些,让小家伙动舒服了,再把他抱好。

很快休息的五分钟过去了,上课铃声响了起来。白玉没来的及捂住小家伙的耳朵,感觉小家伙的小身子一抖,看他瘪瘪嘴要哭,白玉赶紧拍拍他的背,在他耳边轻轻说,“安安,别怕,姐姐在呢!”说完,又轻轻的亲了他的脸颊一下。再过一会儿看,小家伙就安然睡过去了。

看着这一切的陈文杰朝白玉竖起了大拇指,“阿玉姐,你真有办法。安安要么不哭,要么哭的轰天动地。”

“看书吧。”白玉小声说。

晚自习都是很安静的环境,几乎没什么人说话,就算说话也只是很小声的讨论,所以小家伙睡得还算安稳。柴老师坐在讲台上认真的改试卷,也没强制性的要求学生要做什么。白玉就继续翻看着新教材。

看进去了时间就过的很快,白玉看呆了的化学和物理这两本书,书里的一切完全打破了白玉从幻境的书里面学习到的对世界的认真,科学真是神奇。

隔天上午考了语文,下午考英语,多余的上课时间,各科老师都让学生们预习新课。白玉就一直拿着钢笔写写画画,陈文杰也不好奇,好奇了会被打击死的,也不知道阿玉姐是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多才多艺的,真是伤脑筋。

可爱樱桃MM清纯养眼温暖毛衣露香肩

这样过了一个月,进入十月份,三人的上学生活都固定下来。小家伙再被牵到教室陪姐姐上早读,都不会醒过来了,晚上没上完晚自习也不会打瞌睡了。周末两天固定回村里,白玉做事,小家伙去村子里找小伙伴,陪陈文礼。镇上的米面蔬菜都是陈二虎有空的时候给送,天气凉了,白玉也就可以在周末打点野味带进镇里加餐。

一个月的时间,白玉又卖了三次药材,都是自己趁周末从山上挖回来,整理晒好。上课的时候,交给王菜花王二婶帮忙照管,家里的盆栽、菜地、屋外的果树苗都是王二婶照顾。白玉心里很感激,每次都从镇里给陈二虎夫妻带东西回来,一块布、一包点心或是别的,日子过的简单又开心。

白玉对小家伙的培养,最基本的就是四书五经六艺,除了御马,其他的都开始逐步实施了,小家伙很听话,也很聪明,学的很好。

国庆小长假之后,第一天上课,没有早读,在家悠闲的吃了早饭,把小家伙送到学校离去,白玉一到教室就被几人给围上了。

“白玉,全C市所有高校举办了中学生大赛,各科都有相应的知识竞赛,不过加上了科技竞赛和文艺比赛。你要不要参加?”吴楠小声的问,“我爸爸在教育局工作,他告诉我的。”因为坐的近,所以还是比别人知道的多一些。偶尔从白玉和白子安还有陈文杰说的一些话中听的出来,白玉琴棋书画无一不通,雕刻、木工什么都会,吴楠心里无比崇拜白玉,简直觉得白玉无所不能。多年以后,白玉知道了,吴楠这种情况就是妥妥的迷妹一枚。

只要不是上课就爱跟陈文杰黏糊在一起的邵军也抱着陈文杰的肩膀说,“兄弟,你看看你要不要参加个什么科目啊?听说得到名次高考就可以加分了。”

所有人都是一脸兴奋的样子,白玉就是对去京都有点兴趣,来了这世界还没有到别的地方去看看呢?不过比赛,太出风头了是不是不好?陈文杰听了,想了想,“现在想没用,等老师把比赛详细讲了,再看报什么吧?如果真有这回事,不拿奖,参加参加,体验体验也好啊。”

程威听了点头,“还是文杰冷静,说的有道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程威的同桌孟东行听了也点头说,“嗯嗯,我们这地方还是太偏僻,教学资源不太好,外面的学生学得东西比我们多比我们深,拿奖,我觉得我们这小地方的可能性不大,但是能见识见识还是不错的。”

吴楠的同桌薛明笑呵呵的说,“我也要参加,还是第一次参加比赛呢。我们以前那初中,比一中偏僻多了,根本没什么比赛可比。”

“阿玉姐,你说呢?”陈文杰看白玉一直没说话。

“到时候看有什么比赛项目,看看选几个就行了。这是小事,不必挂心。正好你们六个都在,英语对话吧,我听一听。”白玉翻着手上的书,淡淡的说。学校里没有功课的话,太无聊了,白玉就把幻境里的书偷渡出来看,练钢笔字的时候抄好,抄完了再看,看完了给陈家兄弟和白子安看。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白玉一点也不愿意浪费。

“哦。”六个人低落的同时答应,谁叫自己脑残看着白子安那么小的娃娃都背字典,嚷着也要一起背呢?可是跟白玉脑子这么逆天的人在一起,每一天都要受到一万点伤害啊。

然后六个人就开始叽里咕噜的英语对话了,白玉给他们做记录员。对话结束,白玉把记录好的纸丢给陈文杰,“抄十遍。”

听她语气这么讥讽,几人都低下了脑袋。国庆期间玩疯了,到了学校得了有比赛的消息,脑子里完全没过英语这回事,当然得挨批啊。没说的,都灰溜溜的在自己的位子坐好。陈文杰先抄一遍,然后递给第二个人接着抄,几人越抄脸越红,说的时候不知道,抄的时候才发现,这都是说的啥,牛头不对马嘴,语法不对,句式也不对,短语也不对,关键是对话啊,你说的和他说的,都不是一个主题,这还叫对话吗?

白玉才不管他们多羞愧呢,低头继续看书。